張流常
  周濱、郭連星、蔣峰,這些之前幾乎不為人所知的名字,隨著“十八大”之後反腐鬥爭的深入,逐漸因其父輩關係被推上前臺。
  近日,中紀委監察部網站發佈消息稱,中紀委對四川省文聯原主席郭永祥嚴重違紀違法問題進行了立案檢查。經查,郭永祥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本人或通過其子收受巨額賄賂;收受禮金;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其子經營活動謀取利益;道德敗壞。
  據有關媒體報道,上述“其子”即為郭永祥長子郭連星。
  除了郭連星,《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從權威渠道獲得的消息顯示,國務院國資委原主任蔣潔敏的兒子蔣峰,目前已被採取強制措施,案件正在偵查之中,涉嫌罪名或為“利用影響力受賄”。
  本報記者亦從權威渠道獲知,無官亦官、非商亦商,悠游於官商兩界的“神秘商人”周濱,已於2013年12月1日被有關專案組帶走,至今四個月有餘。此前的2013年11月25日,當周濱得知自己可能被採取強制措施之前,已經委托了有關律師。
  官方至今未披露周濱及其親屬涉嫌違法犯罪之情況。據業內法律人士分析,周濱可能面臨涉嫌非法經營等指控。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對去年至今發生在北京、四川等地反腐敗“大案”的調查顯示,上述這些人涉事原因,基本脫離不了“利用父親職權”或被“父親利用”而收受賄賂或非法經營,以達聚斂巨額財富之目的。
  除了“利用父親職權”之外,在周濱、郭連星、蔣峰父輩有所交集的同時,借助於他們父輩編織的關係利益網,他們彼此之間也呈現出相互勾結、互為同謀的關係,這也是近年來腐敗大案的一個新現象。
  父輩交集
  知情人士表示,周濱、郭連星和蔣峰成年後,在生活中相識,亦在工作和生意場上勾連頗多。這種交集,緣於他們父輩多年建立起來的各種深厚關係。
  郭連星在1971年出生之時,其父郭永祥22歲,尚是山東勝利油田的一名普通工人。而1972年出生的周濱,彼時其父乃是遼河石油會戰指揮部地質團區域室的大隊長。
  此兩人無論如何不會想到在幾十年後,結識於北京。
  年小上述二人幾歲的蔣峰,其父蔣潔敏在其出生之時亦工作於勝利油田。
  因為同在石油系統,讓他們結識的偶然幾率變大。另一個使這一幾率變大的原因是他們的父親仕途均一路飆升至北京。
  到1990年,郭永祥已經從勝利油田被提拔為中石油天然氣總公司的處長,蔣潔敏也升職為勝利油田採油廠的主要領導,周濱父親的官職位階早已超過上述二人,成為中石油天然氣總公司的主要領導了。
  蔣潔敏和郭永祥來到北京後,仕途產生分化。在周濱父親出任國土資源部主要領導後,郭永祥不久即被調任為該部辦公廳主任。蔣潔敏則被提拔為中石油的主要領導,之後被調任青海省副省長之職。
  郭永祥與周濱父親如影隨形,在周父調四川任主要領導後,郭永祥成為其“大秘”,從國土資源部調任四川,擔任四川省委副秘書長。直至其案發前,由副省長退居二線為省文聯主席,之後退休。
  在周濱父親被調任中央工作後,蔣潔敏從青海被調回中石油,不久即擔任中石油董事長等職務。其事發前,出任國務院國資委主任。
  劉漢與周濱
  父輩的發達為周濱等人的更大發展打下了基礎,三人中,周濱學習和“工作表現”最為突出。
  周濱自中國的西南石油大學畢業後,即到美國的石油重鎮得克薩斯州的一所大學攻讀石油相關專業的研究生學位。
  2001年前後,周濱回國,短暫供職於中石油系統,之後便開始了自己的“創業”生涯。知情人士告訴本報記者,這一期間,周濱與其父親曾發生爭執,其父並不同意他經商。
  周濱不僅從未停止經商,甚至短短幾年內,便將自己的商業網絡擴充至諸多領域。
  在四川,周濱首先看上了位於四川德陽市和阿壩州交界處的九頂山(又稱九鼎山)風景區。這個風景區被四川省政府納入“岷山山系世界自然遺產保護地”,也被列為“卧龍——四姑娘山大熊貓生態走廊”的主體部分,極具旅游開發價值。
  知情人士告訴本報記者,周濱對此項目確實做了很多鋪墊工作,但是發現,因為地理環境尚處於原始狀態,開發難度極大,資金占用過巨,遂準備放棄這一選擇。周濱的這一想法被四川省彼時的一名地方領導獲知。
  當這名領導與當時已經聞名四川的廣漢集團董事局主席劉漢溝通後,一個“賠本賺關係”的買賣開始計劃。而這一計劃的最初動機則是位於鄰省雲南的另外一個更有商業價值的買賣。
  據云南省一位政府高層人士分析,劉漢發跡於期貨生意,之後攀龍附鳳得以壯大。
  在劉漢生意巔峰未到時,雲南蘭坪鉛鋅礦成為劉漢等人眼中的“肥肉”。劉漢等人在收購該項目之初,曾遭到雲南冶金集團原董事長陳智的極力反對,陳智為此上書雲南省主要領導,但並未終止此事。之後,該收購項目遭到雲南省政協原副主席楊維駿持續多年的舉報,也未奏效。
  劉漢及其公司能夠進駐雲南開展業務,得益於風騷一時的原上市公司珠峰摩托董事長何冰的關係。據瞭解,何冰在雲南關係非同一般,在何冰的斡旋下,極大促進了劉漢等人收購蘭坪鉛鋅礦的事宜。
  然而,當這一項目進展順利之時,據媒體2004年報道,2002年何冰因為走私罪而身陷囹圄。該案件最初經由中紀委查辦,其複雜程度可見一斑。
  恰逢關鍵期,何冰的事發,讓收購行為當時變得撲朔迷離。
  就在周濱在四川到處尋找項目時,據接近劉漢案件的人士介紹,劉漢曾表示,此時已經調任北京的周濱父親親自打電話告訴他,“要照顧好周濱”。
  於是在這一背景下,劉漢以總價款近2000萬元的價格收購了周濱九鼎山的投資甚微的旅游項目。至此,劉漢亦與周濱相識併進一步開展了諸如水電站開發等項目。
  此後雲南蘭坪鉛鋅礦項目峰迴路轉。2003年1月,以劉漢所控制的公司為第二大股東的宏達集團正式收購了蘭坪鉛鋅礦。宏達集團的董事局主席劉滄龍則為劉漢堂兄。
  公開資料顯示,宏達集團當時以1.53億元收購了上述礦業60%的股權。據云南媒體報道,該礦開發之初,當時經雲南有關部門測評,價值1000億元左右。楊維駿表示,他所得到的資料顯示,該礦產在不斷開發勘探後發現,市值將近5000億元。
  目前並無證據和消息,指向周濱是否直接參与了劉漢等人的鉛鋅礦收購行為。但以收購行為的事件發展和時間節點分析,劉漢與周濱的相識恰逢其時。
  子輩營生一場空
  司法材料顯示,2013年3月13日,劉漢在北京被採取強制措施。
  同年6月,中紀委宣佈,郭永祥被調查。
  同年9月,中紀委宣佈,蔣潔敏被調查。
  雖然目前對劉漢的庭審中並未涉及其與周濱的關係,但從所披露出的消息而言,劉漢事發後牽涉出周濱違法犯罪的線索,當無疑問。
  知情人士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劉漢第二任妻子楊雪並未與劉漢一起被公訴,而且目前仍處於調查之中。其背後原因即是,楊雪的案情更多涉及周濱案。而楊雪雖然與劉漢離婚,但離婚後,仍一直是劉漢信賴和欣賞的“干將”。
  在劉漢及其黨羽逐漸被控制後,更多線索向更大維度上延展。
  郭永祥便是其一。從中紀委披露的郭永祥案情上看,似乎與周濱並無關聯。但周濱與郭連星生意上的交集,使得他們之間的關係漸趨明朗。
  據媒體公開報道,2010年6月,郭連星在北京奶白路3號設立了北京匯潤陽光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上述公司除了郭連星為自然人股東外,還有一個大股東——北京匯盛陽光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這一公司的股東是詹敏利和米曉東,其中詹敏利占90%的股份。
  詹敏利即為周濱的岳母,現居住在美國;米曉東則為周濱的大學校友。
  此外,北京萬眾基業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的董事名單中,亦有“郭連星”的名字。而這家公司的法人股東之一,即有米曉東持股的北京建興光澤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在郭永祥之後便是蔣潔敏。
  2004年,周濱在北京註冊了北京中旭陽光石油天然氣科技有限公司(下稱“中旭陽光”),之後進行了股份制改造,改為股份公司。
  同是2004年,蔣潔敏在中石油副總經理的位置上兼任中石油股份公司的副董事長和總裁,直到2011年成為中石油董事長。
  中旭陽光發展至2011年,其年檢資料顯示,當年年末該公司總資產1.39億元,收入1.3億元,凈利2468萬元。該公司還曾對外宣佈,其拿下了8000座加油站的管理系統項目,還滲透到中石油成品油物流配送系統、工程項目管理系統及信息系統管理等信息化項目。
  然而,當周濱、郭連星等人依靠他們父輩的資源運籌帷幄、享盡壟斷資源之利,自認為建起了牢不可破的關係網之時,一個個突破口開始崩塌。
  2013年12月,周濱被警方帶走。在其前後,蔣峰、郭連星等人亦被採取強制措施。這些小伙伴最終身陷囹圄,所有計劃都成了一場空。
(原標題:父子官殤:周濱和他的小伙伴們)
創作者介紹

1803

xm94xmkp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